工业互联网与5G融合专栏 | 5G应用将分阶段 AR/VR先行启动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3 12:11
文 | 中国工业报 周宝冰   很多人说3G成就了微信,4G成就了小视频。再到best365带您优享网址5G高速率、低延时、大连接,下一个成就将会在哪里,是AR、VR、无人驾驶还是工业互联网?   其实,5G的到来,影响最大的是电信运营商。6月6日5G商用牌照的发放,标志着5G从之前的理论、技术研究正式转向实际应用。但显然,这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。   中移(上海)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豫蓉认为,虽然我们已经进入商用元年,但并不意味着全产业都已经做好了全面充分的准备。5G从标准的制定到产业应用成熟将是一个长周期的过程。   对运营商的挑战   当前,5G对运营商的挑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   一是时间和任务的矛盾。5G从标准到商用部署,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,而4G用了5年。从场景的角度,5G更多元,部署更多样化,5G核心网也是一个全新的架构,所以时间紧、任务重。   二是成熟度和高预期之间的矛盾。各级政府、很多企业都对5G有很高的预期,但实际上从标准到整个产业,到整个行业终端的成熟,其实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   三是投资和收益之间的矛盾。5G基站和功耗,成本是4G的3.5-4倍左右,而且5G的频段高,覆盖密度更多,整个投资非常大;同时,商业模式也不明确,所以运营商压力非常大。   四是资源的矛盾。随着套餐不清零、不限量套餐等产品服务的推出,用户使用的流量在激增,不同运营商之间需要进行协作与沟通。   行业场景   陈豫蓉认为,5G对行业的应用影响可以分为三类:第一类是带来突变的影响的行业,如移动监控、高清视频、AR、VR等;第二类是帮助行业进一步优化,像医疗、教育等等;第三类是带来更多创新的行业,如能源、制造、车联网等。   当前,工业领域亟需构建新一代无线通信,现有无线通信协议众多、各有不足且相对封闭,设备互联互通难,制约了设备上云。通过5G第一是实现机器换人,降本增效;第二能以移代固,助力柔性制造;第三是机电分离,实现设备的快速迭代。具体场景包括机器视觉、工业焊接、远程现场、远程控制等。   一是机器视觉,这是在工业方面能够快速落地的一个场景。5G以其大带宽、低时延特性,将工业相机获取的高清图像、点状云图等现场数据信息,快速精准的送至云端,经过深度学习、图形图像处理等技术,实现质量缺陷检测、机器精准引导、OCR等功能,最终将计算结果重新通过5G反馈给前端执行。   “5G+AI+机器视觉,能够改变整个工业的质监环节。”陈豫蓉说。   二是远程现场,尤其像煤矿企业,或者生产环境比较差的港口,他们非常需要5G+远程现场的服务,以解决工人的工作体验。远程现场能让操作者同步感知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,不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,实现永远在场。   三是5G+车联网,目前,要真正实现商用级的自动驾驶可能要到2030年左右。但是现在,很多工业企业如煤矿企业,很多都是封闭场景的自动驾驶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把5G作为一个必不可少的通信网络条件。基于5G和人工智能,实现一个园区、一个产区的自动驾驶。   5G造城   据悉,中国移动于2018年新成立了三家产业研究院。第一家在上海,主要三个方向:工业能源、智慧交通和金融科技。第二家在成都,方向是农业、医疗和教育。第三家在雄安,做的是智慧城市。这三家产业研究院的目标,是聚焦于“5G改变社会”。今年6月,中国移动正式发布5G+行动计划,全面推进5G商用。   第一是5G+4G,即通过5G和4G的相互协同构建网络基础设施。“我们想服务好工业企业,但不是所有的事情必须都在5G上去做。5G+4G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个更好的无线的环境,更好的网络体验。”   第二是5G+AICDE(A:人工智能AI,I:IoT,C:Cloud,B:BigData,E:边缘计算)。陈豫蓉表示,工业企业要的不仅仅是5G这张网,他要的是复合的端到端的能力,5G+AICDE就是为企业提供端到端的能力提升。   第三是5G+生态。4G是修路,5G是造城,修路可能是运营商一家在修,但是造城一定是合作伙伴一起做,这个合作伙伴既有来自行业的头部企业,也有来自于华为等设备厂商,更有在传统垂直领域做应用和集成的企业。   “5G的应用其实是分阶段成熟的过程。”陈豫蓉表示。当前,由于eMBB的标准最先成熟,所以AR、VR、高清视频这块将最先能够应用起来。随着剩下的标准的推进,低时延、大连接会广泛普及,但整体依然是逐步发展的过程。 编辑 : 周宝冰